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何 帆 > 49岁的大法官候选人未来会对川普反戈一击么

49岁的大法官候选人未来会对川普反戈一击么

 
任性总统川普一上任,美帝政法界大事就一浪接一浪。前脚炒掉了“抗命”的代理司法部长,后脚又被华州、麻省总检察长先后起诉,一片喧嚣中,川普这次又放大招,正式宣布了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人选。
 
1月31日晚,川普在白宫宣布,他将提名联邦第十巡回上诉法院法官尼尔·戈萨奇出任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填补去年2月病故的安东宁·斯卡利亚大法官遗留的席位。(注:美国最高法院也有员额制,共9位大法官,斯卡利亚去世后尚空一席。)
 
对自己的提名人选,川普一如既往自信,他在发布会上说:“戈萨奇法官业务突出,才智超群,原则性强,并得到了两党认可……个人履历也是上上之选。”
 
其实,除了“得到两党认可”的说法尚待商榷,川普这次倒没有夸大其词。戈萨奇是科罗拉多州人,母亲曾是联邦环保署首位女性“一把手”。他本科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1988),与奥巴马是哈佛法学院同班同学(1991),后在牛津大学拿过博士学位(2004),著有《协助自杀和安乐死的未来》一书(2006)。学生时代,戈萨奇先后给两位最高法院大法官做过助理,一位是拜伦·怀特,一位是现任大法官安东尼·肯尼迪。之后做过执业律师,并在司法部工作过。2006年,戈萨奇被时任总统小布什任命为联邦上诉法院法官。整个职业履历确实多元、丰富。
 
另一个斯卡利亚?
 
斯卡利亚大法官去世时,川普就曾承诺,自己一旦当选,就要提名一个“斯卡利亚那样的人”。
 
为表示自己兑现承诺,并突出戈萨奇接任之“名正言顺”,无论川普本人,还是保守派媒体,都格外强调戈萨奇与斯卡利亚很“像”。 提名现场,还专门请来斯卡利亚大法官的遗孀莫琳站台。
 
社交媒体“推特”上,早已放出一张斯卡利亚生前与戈萨奇的合影,照片背景是科罗拉多河,并附斯卡利亚题签:“致尼尔·戈萨奇,在科罗拉多那天的美好记忆。谨此致意,安东宁·斯卡利亚。”戈萨奇接受采访时,也曾承认,与斯卡利亚是亦师亦友的关系,自己听说斯卡利亚逝世的消息,当场泪奔,如丧考妣。
 
事实上,除了热爱钓鱼、打猎等户外活动外,戈萨奇与斯卡利亚确实有不少相似之处:
 
第一,戈萨奇是坚定的保守主义者,在很多重大问题上观点与斯卡利亚相近,如倾向于扩大解释宗教自由,赞成死刑,支持持枪,反对女性堕胎(尽管他并没有审理过这一议题的案件)、同性恋婚姻和安乐死,支持限制联邦权力;但在刑事司法上,认为刑法条款应当明确可预知,否则宁可放纵,也不能引人入罪。与斯卡利亚一样,戈萨奇也是宪法第四修正案“免受无理搜查和扣押”条款的坚定捍卫者。
 
第二,戈萨奇坚持认为应当按照宪法原意解释宪法,是不折不扣的“宪法原旨主义者”。斯卡利亚去世后,他专门写了篇追忆文章,强调“法官应当注重法律文本,时刻追溯历史,而非放眼未来,透过法律的文本、结构和历史来得出结论,而不是靠道德选择和政策偏好下判断。”这也正是斯卡利亚大法官的观点。“法官应当严格解释法律,而不能以立法者自居,在这方面,斯卡利亚大法官堪为楷模。”他写道。
 
第三,戈萨奇文笔很好,裁判文书以逻辑明晰、洗练有力、分寸得当著称,而斯卡利亚则是公认的最高法院第一“妙笔”,还与人合著过两本教人提升写作水平的畅销书。不过,与辞藻华丽、咄咄逼人、极尽讽刺挖苦之能事的“斯氏判词”相比,戈萨奇的判词更为理性、温和,注重以理服人,而非气势压人。
 
虎视眈眈的民主党
 
回到戈萨奇的提名发布会。
 
对川普的溢美之词,戈萨奇法官表示诚惶诚恐,宣布将尽职尽责,做“这个伟大国家宪法和法律的忠实仆人”。   
 
提名之后,接下来就得到参议院走法律程序了。
 
问题是,自己提名的内阁成员都还被各种搁置,更别说至关重要的大法官人选了。
 
川普清楚,参议院的民主党人必将对戈萨奇的提名发起阻击,于是说:“我希望,为了国家利益,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这次能一致促成此事。” 言外之意是,最高法院大法官大半年都只有8个人,很多4票对4票的案子都无法达成一致意见,为了国家利益,你们民主党人最好讲政治、顾大局,抓紧审议通过我的大法官提名人选。
 
说这话时,他可能忘了。去年3月,前总统奥巴马提名首都特区上诉法院首席法官梅里克·加兰接替斯卡利亚时,共和党主导的参议院借口奥巴马任期无多,直接将审议程序“锁死”,拒绝启动审议程序,这时“国家利益”又去哪儿了呢?当时,奥巴马的任期还剩10个月,安东宁·肯尼迪大法官当年可也是在里根总统任内最后一年被任命的。
 
所以,川普宣布提名后,自由派媒体和民主党人士纷纷表态,绝不能轻易通过戈萨齐的提名。主要理由有三:
 
第一,来而不往非礼也。要知道,加兰法官德高望重,人缘也好,在美国最重要的联邦上诉法院——首都特区上诉法院干了20年,被视为近年来最理想的大法官人选,结果被破天荒地晾了10个月,对奥巴马和民主党来说,都算得上奇耻大辱。这个时候,不论川普提名谁,民主党都不会轻易“开口子”。在民主党内部,已有不少大佬批评戈萨奇这个大法官岗位是“偷来的”!
 
第二,意识形态不能让。前已述及,尽管戈萨奇与斯卡利亚很“像”,但戈萨奇毕竟是新生代法官,可塑性更强,意识形态方面其实比斯卡利亚更“右”。川普上任后,狠招层出不穷,将来大多会在最高法院了断,既然他提名戈萨奇,显然已对后者进行了全面的“意识形态考察”,至少要确保自己的提名人不会在审判席上反戈一击。
 
当然,如果戈萨奇通过参议院确认,并不会改变最高法院的意识形态格局,自由派和保守派大法官比例仍是4:4,安东尼·肯尼迪大法官依然是至关重要的关键“摇摆票” 。 不过,戈萨奇与肯尼迪的师生之缘,也是白宫提名他的考虑因素之一。一是可以据此打“感情牌”,在重大感情上争取肯尼迪这关键一票;二是可以提醒一下肯尼迪大法官,你已经80高龄,当年的助理都已接班,不妨放心考虑请辞,再给川普一个任命机会。华盛顿很多观察人士评价,戈萨奇并不是最理想的大法官人选,川普之所以提名戈萨奇,其实是“走一步,看两步”,醉翁之意就是推动肯尼迪尽早辞职,在任期内彻底完成在最高法院的人事布局。
 
第三,政治遗产不可留。戈萨奇才49岁,是近25年来最年轻的大法官候选人。要知道,总统四年一换,撑死两届,但大法官可是终身任职。哪怕川普倒行逆施,明年就被国会弹劾,他提名的大法官仍能稳坐审判席。所以,如果戈萨奇身体够结实,起码可以再影响美国30多年,未来甚至可能升任首席大法官,民主党人绝不甘心川普在最高法院留下这么年轻的“政治遗产”!
 
川普宣布提名后,已经有50多个保守派团体宣布支持,包括茶党、反堕胎组织和反控枪组织等。保守派组织“美国司法危机网络”已投入一千万美元,准确推送支持戈萨奇的电视广告。
 
与此同时,民主党内核心人士也纷纷发表意见,强调要采取非常手段,“搅黄”戈萨奇的审议程序。考虑到民主党现在在参议院是少数派,目前最有效的斗争策略之一,就是“阻挠议事”。
 
按照参议院议事规则,如果人事提案遭遇“阻挠议事”抵制,至少需要凑够60票支持才能通过。参议院100个席位中,共和党目前占据52席,所以至少还得争取8名民主党议员支持。当然,川普也一直呼吁共和党修改议事规则,推动以简单多数表决通过任命。
 
与此同时,也有人表示,民主党过去的政治打法太中规中矩,死要面子活受罪。既然司法人事任命如此重要,就应当改变打法,死缠烂打,不让川普提名的任何一个法官人选过关,直到两党达成妥协。
 
敢于说不更重要
 
众声喧哗中,民主党内也有人剑走偏锋,建议支持对戈萨奇的任命。
 
这个人,就是奥巴马任内的前首席政府律师尼欧·凯泰尔。
 
凯泰尔在《纽约时报》撰文称,虽然戈萨奇立场保守,但自己曾经与他共事,感觉此人光明磊落,处事公允,能够胜任大法官岗位。
 
凯泰尔以去年8月一起案件为例。判决发布时,戈萨奇另行撰写了22页协同意见书,公然挑战最高法院向来奉行的“谢弗林原则”。戈萨奇的观点精辟,论证有力,许多记者干脆大篇幅援引判词,省去解读之功。
 
最高法院在1984年的“谢弗林案”判决中明确,只要立法条文写得不清晰,政府部门就有权自行解读。在2005年另一起案件里,最高法院进一步强调,即使法院不同意行政机关的解读,也不得随意推翻之。此原则即为“谢弗林原则”。但戈萨奇在判词中,直言这个做法等同于“容许行政机关鲸吞了司法和立法权力”。他认为“谢弗林原则”有违三权分立原则,“行政机关能订立和修订政策(立法)、推翻法院裁决(司法)和酌量执行(行政)”,令原本已经大权在握的行政部门更加坐大。”
 
凯泰尔认为,戈萨奇在上述案件中的观点,正好有利于解决当前的“禁穆令”系列诉讼。他提到,现任大法官艾琳娜·卡根曾经也是奥巴马的首席政府律师,后被他送入最高法院,但当她觉得医保法案部分内容过于离谱时,仍然投了反对票。
 
在凯泰尔看来,无论隶属哪个党派,检验未来大法官的资质,只有一个标准:是否信仰法治。他说:“我希望由民主党人选大法官。但既然不是,基本的准则应该是:候选人是否秉持法治,当总统或国会违法、违宪时,能不能向他们说不?我全然相信一旦任命通过,戈萨奇能挽回对法治的信心。”
 
大法官提名宣布,几家欢喜几家愁,有人想血战到底,有人推速战速决,有人愿求同存异。作为吃瓜群众,您怎么看?
 
伴随确认程序推进,我会持续解读。
推荐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