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何 帆 > 中国会是全球法律科技的下一个领跑者?

中国会是全球法律科技的下一个领跑者?

——来自英国首席大法官科技顾问的赞叹
 
【按】8月2日中午,我收到理查德·萨斯金先生发来的邮件,感谢我在杭州“法律+科技”领军者国际峰会上,向他介绍中国的司法改革和“智慧法院”建设情况,称他已向英国最高法院大法官们汇报了自己的中国见闻,同时还附上新近在社交媒体“领英”上发表的一篇文章。文章不长,但简单回顾了在中国的经历和体会,并预测中国有可能成为全球法律科技的领跑者,读来颇有趣味,故利用业余时间将文章译出。因时间仓促,译文粗糙,还望各位海涵。
 
作 者 | 理查德·萨斯金(英国计算机与法律协会主席、首席大法官科技顾问)
译 者 | 何 帆(最高人民法院司改办规划处处长)
 
从上海乘高铁出发,一小时就能抵达中国浙江省省会杭州。这里高温湿热,据说整个夏季都是如此。马克·波罗13世纪抵达杭州时,赞叹这里是“天堂之城,全世界最漂亮华贵的城池”。杭州城环世界文化遗产西湖而建,处处景色怡人。它有1300万人口,是中国第9大城市。在欧洲和北美,杭州因举办2016年G20峰会,才变得广为人知。
 
这次来中国,是受我的朋友吴旭之邀。他在亚利桑那州立大学任教,代表上海百事通公司董事长冯子豪先生邀请我参加这次会议。我是7月27日到上海的,在那里呆了半天,得空乘坐高速电梯(每秒18秒)登上了世界第二高楼。上海有将近5000座摩天大楼。曼哈顿也不过800座。俯瞰上海,几乎全是高楼大厦,容纳了3400万居民(加拿大人口也不过几百万)。
 
吴旭与我一路畅聊。作为一名研究传媒的学者,他非常健谈,脑子里装满各种统计数据。很多话都可以直接作为报纸标题使用。他提到,自我上次来华,不到一年时间,中国又发生了很多变化。其中之一,就是很多地方已经不用现金交易,人们也不再用信用卡,而是直接用手机微信支付。微信是与脸书、领英、推特一样的社交工具。在中国,微信已融入数十亿用户的生活。
 
……按照吴旭教授的设想,这次会议应成为法律科技界的“达沃斯峰会”。去年在北京的会议相当于一次“预演”,我在那次会议上的演讲,引起律师、法务界的强烈反响,由此也启发他们在今年组织一次更大规模的活动。
 
这次“峰会”在杭州召开,部分基于当地政府的支持。这座城市正迅速向先进的文化、技术和会议中心发展。
 
会议被命名为“法律+科技”领军者国际峰会。今年我不再是唯一一名外国参会者。参会的“老外”还包括IBM Watson Legal联合创始人、首席专家Brian Kuhn、汤森路透法律集团市场信息部总监David Curle、Neota Logic亚太区总裁Julian Ueberang。
 
7月28日上午,会议在钱江万豪酒店召开。现场有600多人,据吴旭介绍,参会者包括法官、律师、法务、学者、学生和法律科技从业者,以及许多记者,很多人都是业界精英。参会者都非常年轻,当然这也可能因为我已经56岁了。
 
我的部分著作已被译成中文。《法律人的明天》首版已有简体中文版和繁体中文版,前者销量已超过原版在英国的销量,但销量最大的仍数美国市场。该书第二版现已出版,翻译工作也正在进行之中。此外,会场还发布了我与儿子丹尼尔·萨斯金合著的《职业的未来》简体中文版样书。
 
 
我的演讲主题是“为法律公正升级换代”,根据会议方要求,我着重谈了人工智能问题。我将人工智能在法律领域的应用划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从上世纪80年代就已开始,主要受规则主导;第二阶段则是最近几年,基于大数据来预测最终结果、分析案件文档。此外,我还谈到英国在“在线法院”领域的最新进展。最后,我提出,“以科技助推法律职业、法院组织、法学院系的现代化水平,将有力促进公众接近正义、繁荣商贸发展、提升法治水准”。
 
我的观点似乎赢得现场观众广泛共鸣,这并非我自吹自擂。互动发言阶段,美国德杰律师事务所中国管理合伙人陶景洲赞成我关于“在线法院”的观点,指出在线纠纷解决机制已在国际仲裁领域得到广泛运用。美国亚太法学院研究院的孙远钊教授很有激情地讨论了物联网涉及的法律问题。何帆处长从司法改革角度讨论了法律科技问题。
 
 
何帆处长的发言是这次峰会最具价值的发言之一。他来自最高人民法院,对司法改革有很多思考。他是位多产作家,同时还有个人微信公众号,美国《外交政策》杂志有关于他的有趣介绍【1】(编者注:这是我今年年初被该杂志评为“中美关系50人”时,《外交政策》刊发的一则介绍,入选理由是:“这人让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在中国闻名。”)我与何处长在会议间隙抽空聊了一会儿。
……
 
峰会在第二天午餐后结束,大家相互合影、交换名片。这些照片在微信朋友圈中刷屏,引发很多点赞和评论。当天下午,我以英国首席大法官科技顾问的身份造访了西湖区法院。据说,它是中国运用信息技术审理案件最先进的法院之一。虽然当天是周六,但让我惊讶的是,我见到了很多法官,尤其是西湖法院的程建飞院长、陈辽敏副院长。、
 
陈辽敏法官是中国著名的在线纠纷解决专家。在西湖法院,所见所闻让我惊叹不已:对当事人的在线法律援助;网上立案设备;虚拟法庭;语音识别系统(他们已经不使用速记员了);第一代在线审理设备。我在随后的推特上写道,访问结束时的一大亮点,是使用双向实时语音识别和翻译系统与陈法官交谈。
 
离开杭州时,我既开心,又不安。多年来,美国一直是法律科技领域的主导者。过去十年间,最有趣、最先进的创新则发生在英国:起初在顶尖律所,之后在法律科技初创企业和法院。我怀疑,到2020年,钟摆会转向一个不同的方向——中国。在最近一期《经济学人》杂志上,我读到关于中国期盼成为人工智能发展领域全球领跑者的报道。
 
考虑到深圳等城市的发展速度,我认为这一预期目标是完全可能实现的。换言之,中国即使成为人工智能和法律方面的领军者,也算不上一个巨大的飞跃。因为诸多措施早已悄然到位——政治上的大力支持,越来越多的本土创新者和爱好者,技术能力和基础设施,投资和规模变化的能力,以及推动技术变革的明确愿望。
 
也许用竞争视角来看待未来前景是错误的。在英国,我们可以更好地调整定位,在法律科技领域将自身定位于中国的合作方。至少到目前,我们已取得很大成就。从长远来看,合作也许是我们保持快速发展的唯一途径。
 
【1】http://uschina50.foreignpolicy.com/he-fan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