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何 帆 > 谁反对“在线法院”?英国首席大法官科技顾问这么看

谁反对“在线法院”?英国首席大法官科技顾问这么看

作 者 | 理查德·萨斯金(牛津大学计算机与法律协会会长、英国首席大法官科技顾问)
译 者 | 赵蕾(华南农业大学副教授、斯坦福大学法学院访问学者)、林逸夫(北京大学国际法学院研究生)
 
当今世界,大陆法系和普通法系下的现代法院制度可以回溯至一千年以前。这一千年可谓是世事沧桑,兴衰枯荣。然而,自十九世纪以来,法院系统从庭审程序到办公大楼几乎未曾有过多少变化。这种对比无疑令人细思极恐——世界各国的法院系统真的都快老掉牙了——到法院打官司成本太高,效率太慢,又太过专业,导致当事人不请律师,就无法进行诉讼。
 
然而,当今社会已深深烙上互联网及高科技的印记,法院系统依靠传统纸质媒介运行,不免显得过时。其实,诞生于中世纪的法院系统,虽然经历了19世纪司法改革,但自上世纪末就开始稍显力不从心。照此以往,若仍保持一成不变,大多数纠纷和案件必将无法解决。司法改革已到了紧要关头:法院能变则全,不变则亡。若在上世纪80年代,这样的说法未免有些危言耸听,但时至今日全世界范围内的决策者、法官、律师无不深刻体会到法院的这些痛点,因此也才会出现全球范围的司法改革浪潮。
 
是的,从过去到现在,我们一直都在呼唤司法改革。几十年来,ADR支持者们大力提倡非诉讼的纠纷解决机制——调解、和解及早期中立评估等方式。ADR确实给我们带来了各种各样的纠纷解决方式,不过似乎很难扭转乾坤。相比之下,ODR的支持者则越聚越多。因为,我们已经发现ODR正悄然改变并将重塑未来的法院系统。
 
伊森·凯什与奥娜·拉比诺维奇·艾尼所著《数字正义:当纠纷解决遇到互联网科技》的出版,实在是恰逢其时。两位作者凭借其在业内公认的专业水平,将ODR及其未来发展方向等内容和盘托出。伊森一直是学术圈内法律科技领域的带头人,也是ODR领域毋庸置疑的领头羊,奥娜是 ADR与ODR领域的双料权威,二人联袂合著,必是上乘之作。
 
用作者的话来说,这本书对科技所引起或利益攸关或细碎繁琐的纠纷类型进行了介绍,也指出科技可以用于解决纠纷以及预防纠纷。在本书中,第一部分重点介绍了在线纠纷解决机制的历史脉络与发展趋势,第二部分则聚焦于亟需引入ODR解决纠纷的五个领域,分别是电子商务、医疗保健、社交媒体、就业保障及法院系统。作者认为,在线纠纷解决机制及预防措施可以通过线上、线下两种形式,共同促进实现正义。
 
作者对电子科技深刻影响司法的那种洞察力,从字里行间中可见一斑,令我印象深刻。我举几个例子。第一,他们解释了传统纠纷解决方式的困境以及在数字时代ADR难扛大旗的原因。第二,他们不断敲黑板提醒我们注意纠纷预防机制与解决机制同样重要!第三,他们指出大约有3%-5%的线上交易会产生纠纷,例如,2015年全球电子商务纠纷数量已逾7亿件。第四,他们预计在不远的将来,更为智能的机器可以通过海量数据分析为当事人提供解决方案;而在更远的未来,解决纠纷的将不再是身穿法袍、手握法槌的法官们,而是一台台可以数据分析的机器。
 
此部著作的出版,正值法院系统升级换代的关键时刻。因为就在不久前,ODR还仅仅是一小部分学者及远见之士所关注的话题,可是忽如一夜春风来,在线法院顷刻间成为业内的热议话题。以英格兰及威尔士为例,英国政府2015年秋批准了对法院系统现代化及数字化改革的7.38亿财政拨款,其中大部分钱款都投入到在线法院改革中。英国司法系统高层对此也十分支持。
 
然而,以法治事业漫长宏大的发展叙事来看,ODR领域对传统系统的改造还是有些“胆壮心雄”。你可以试想一下,ODR构建的是这样的场景模式——法官无需在法庭进行庭审,当事人诉讼也无需律师代理,法院在互联网上提供解纷服务而非以一种物理形态出现。不可否认,这些愿景多少有些激进。如此一来,反对ODR的呼声实属正常。
 
目前来看,反对声音大多数来自律师,他们以正义之声、客户之名指出,ODR对于那些使用电子设备能力有限的当事人而言,所能提供的只是次于传统诉讼的“二等正义”。而且,ODR难保公正审判,而且还会出现把那些使用电子设备能力有限的当事人陷于不利境地的情况。
 
他们还指出,借缩减诉讼成本之名去推ODR制度,这事儿是否靠谱还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推行ODR制度肯定会极大地影响咱们律师的诉讼业务。对ODR的质疑与否定当然都值得引起我们的重视。不过,提出这些异议的律师,大多都是那些尚未亲身体验、没有感受到ODR好处的人。我想,持反对意见的人也可以来读一读这本书,也许读完之后,那些看似合情合理的疑虑就会一扫而光了。
 
与此同时,我们还是要对ODR的反对意见保持警惕。他们所宣称ODR难保正义的实现的看法,其实是一些律师出于自我保护心里所使用的烟雾弹。他们渴望法院提供细致精细、“劳斯莱斯式”诉讼服务,但问题在于这种服务代价高昂,谁又能负担得起?
 
我们真正要做的是为所有人提供便捷高效、价格合理的纠纷解决机制,从目前看来ODR就是我们最好的选择。正如伊森与奥娜在书中所写得那样,律师应当成为促进正义升级换代的助推者而非绊脚石。
 
文章原题为:反对“在线法院”的主要是律师?英国首席大法官科技顾问这么看
推荐 1